中国新报官网

导航菜单

中国新报重走长征路系列报道之二: 寻找红籽坪红军战斗遗址

2020
01/12
10:40
中国新报
分享

        2020年1月6日,中国新报记者沿着红军长征在桐梓足迹进行走访调查时,家住大河镇七二村花尖组牛滚凼的杨代发告诉我们:红军曾两次经过牛滚凼,相隔1个月。其爷爷杨华安、奶奶曾现芝曾经常讲,红军第一次来,是由爷爷从大石板带路到土地坪的,有几个红军在爷爷家住有一晚上。当时看到从石牛栏到牛滚凼的路上都有红军,大约有两个团。当时牛滚凼只住有两家人,另一家是陈树轩家。第二次红军从梁岗上过,有5个掉队红军经过时,其中有两个伤员是在秧地嘴嘴被陈占云、陈树轩、陈锡文等人砍死的,当时由爷爷悄悄掩埋在罗竹塆水眨坝的,后由爷爷去指认,才迁到三座烈士陵园的。另3个在奔跑途中也被杀害。

        奶奶还为红军煮过饭,打过草鞋。有个姓徐的红军医生还认奶奶为干妈,临走时还送了一个碗给奶奶。

        杨代发还听其爷爷讲,红军还在红籽坪(当地人也称碉楼)一带打过两次仗。第一次是红军攻打红籽坪的敌人,第二次是红军在红籽坪攻打从新站来敌人。杨代发还在以前红军打仗的地方捡到过子弹壳和迫击炮弹底壳,在战坑里还挖到过一把长茅(红樱枪)和1对铜钹。

        

        杨代发还从家中找出爷爷奶奶遗留下来的红军用过的草鞋櫈、长茅、铜钹、箩筐、甑子、碗柜等物。随后又带我们到红籽坪察看战壕、战坑。

        杨代发还说,红军离开后,当地保长带人来找其爷爷的麻烦。说爷爷给红军带过路,做过事,进行敲诈勒索。

        1935年1月14日下午4时,朱德向红一军团发出万万火急电:左、陈、刘:(甲)新站以南之侯敌协同四川援敌廖旅约一团,昨十三日攻占我四团警戒阵地最前线,松坎尚有廖敌主力及侯敌残部约一团。今日我二师主力向新站迁回达顶升槽,离新站尚有四十里。

       

        (乙)我一军团有消灭新站侯敌部队并打击川敌增援队的任务。

        (丙)明十五日一军团缺二师及教导营军团直属队一部应由桐梓向新站前进,开至离新站约二十里之石牛栏地域宿营,以便十六晨向新站前进,协同二师消灭新站及其以南之敌,打击川敌援队占领新站。

        (丁)明日二师之第四团受军委直接指挥,仍留原地监视和吸引敌人,并严密封锁消息。二师主力缺四团及直属队一部明日上午仍在原地不变,下午由顶升槽循小路前进,至黄昏离新站约二十里处隐蔽集结并严密封锁消息。

        (戊)十四日晨攻击新站战斗应该使二师迁回部队先于正面部队到达新站西北并严防敌退,对新站之敌左翼亦应派队包围,当敌夺围溃退时应坚决实行追击。

        (己)一军团全部在林聂未回前统归左参谋长、朱主任统一指挥。

        (庚)军团直属队一部及教导营应在桐梓归罗局长指挥,协同张云逸率领之一个连警备桐梓,向赤水方向严密警戒。

  

        1935年2月25日晚23时,朱德向一、三军团发出《关于我军消灭娄山关黔敌夺取遵义的指示》,命令:第一军团教导营到桐梓北端,向石牛栏方向游击警戒和向正安方向警戒。

        据红五军团三十七团政委谢良回忆:

        (1935年3月1日)拂晓前,我们终于抢在敌人前面,赶到石牛栏。一天一夜,在风雨交加的山路上行走一百四十里,战士们的脸上、身上都是泥巴,疲倦得很,但眼看要和主力部队会合,一个个又兴致勃勃,有说有笑地议论开来.

        这次行军摔跤的可不少呀,路实在是太难走了。不过,想起主力部队打的胜仗,这路走的值得,再来回走几趟也乐意!

        

        “走大路,走小路,为的是消灭敌人;走弯路,走远路,为的是革命胜利,真是一点也不错!要不,我们能又‘牵牛’又宰猪’吗?你们呱哩呱啦快要把满镇子的人都吵醒了,可敌人现在还在后头睡大觉哩!”

        上午,我们正在石牛栏休息,西边突然响起枪声。原来是敌的一支队伍从松坎顺着川黔公路南下,走到盘山公路时,遭到我北面警戒部队的伏击。那里公路缠住高山,曲折蜿蜒,拐来拐地形非常险,加上雨云弥漫,烟雾笼罩,在几十步外就都看不清楚。敌人挨了揍以后,简直成了瞎子,摸不着头也不敢冒进了。我们的警戒部队虽然兵力很少,但凭着智慧,同敌人捉迷藏似的这里敲敲,那里打打,打得敌人蒙头转向,十分狼狈。就在那个地段,警戒部队同敌人整整磨了五六个小时,而我们团的大部队早已南下。(《铁流后卫》,谢良著,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77年,第69页。)

        据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耿飚回忆:(从桐梓)奔袭40里,当晚宿营牛栏关。侦察队四处派出活动小组,连连抓到几个敌人的散兵。一问,原来我们插到敌人前卫部队的序列里来了。敌人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占领。

        (《耿飚回忆录》,耿飚,江苏,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239一240页。)

        据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回忆:我们沿川贵公路北上,经石中场,奔袭40里,到了牛栏关。从牛栏关到松坎将近一百里路,由于与敌人纠缠,一天才走了不到一半。我们怕影响占领松坎的任务,下令吃点干二相,连夜追击前进。敌人一触即垮,一压就倒。就这样边打边追,后半夜接近松坎镇。(《忆长征》,杨成武著)

        由此推断,第一次攻打红籽坪敌军的是红一军团二师四团,第二次在红籽坪阻击敌军的是红一军团教导营。

 

(特约记者 张宗荣 本报记者 李学强 整理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陆军举行第二届“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颁奖仪式
下一篇:战鼓铮铮催人进 厉兵秣马踏征程

频道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