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报官网

导航菜单

江西民宿主遭遇强拆梦断厦门

2021
05/01
07:21
中国新报
分享

 

中国新报记者  熊慧平)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此刻,聂千林这个35岁的江西老表,却神志恍惚,欲哭无泪,了无生趣。

 

        海风阵阵,迎面吹来,宛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刺穿着他的心。他真想跳入海水,让海浪卷去,消失在茫茫大海。

 

        带着创业梦想,2019年,聂千林从银行贷款,抛妻别子,来到厦门市思明区滨海街道,和几个老乡合伙开办民宿。未曾料到,举债苦心经营的民宿,先是遭遇疫情停业,后又遭遇强拆,片刻之间化为乌有,200多万元投资付之东流。民宿被挖机推毁的那一刹那,他的创业梦也夭折在这个撕心的地方——曾厝垵。

 


聂千林创办的民宿

 

         曾厝垵位于厦门市思明区滨海街道东南部,迄今有500多年历史。这里本是一个小渔村,一面靠山,三面临海。明初,曾厝垵成为军事要冲,清代有水师驻守,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在此还建了飞机场。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对曾厝垵村民残忍屠杀,血染大海,老人们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曾厝垵成为中国最文艺渔村,周边有厦门大学、胡里山炮台、最美环岛路、南普陀寺、万石植物园等。由于位置优越,近山、近湖、近园、近海,风景秀丽,每天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来此打卡。民宿、客栈、餐馆、小吃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曾厝垵五街十八巷,共有民宿达300多家。

 


曾厝垵一角

 

         2019年8月,聂千林背着包袱,离开家乡江西丰城市拖船镇溁湖村,来到鹭岛厦门,在思明区滨海街道曾厝垵西边社39号—3号—2号,租下两幢民房,与房主郑迎迎、林兰英签定了10年合同,办起了安逸香榭民宿。民宿共四层,有22间客房,2间布草房,1间员工房,年租金33.6万元。接手后,他们进行了装修,添置了电梯、电脑、空调等等设备,共花费230余万元。

 


民宿营业执照

 

        聂千林一边改造装修民宿,一边办理相关证照,并将民宿接入了公安联网管理系统,忙碌到9月份才开张营业。由于当地民宿太多、竞争激烈,又错过七八月份旅游旺季,开业之初,生意不是很好,入住率偏低。聂千林千方百计加大网络营销,提高服务质量。

 


民宿纳入公安联网管理

 

         正当民宿生意日趋好转之时,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又蔓延。2020年1月下旬,思明区政府要求所有民宿关门停业,不准接待客人,谁违规,处罚谁。街道、城管、边防派出所人员每天上门检查,发现营业,立马清客。这一停,整整停了4个月,民宿经营者们如坐针毡,心如火焚。

 

        疫情消退后,其他行业陆续复工复产,但民宿业却迟迟不见春天。直至2020年5月底,经营者实在按捺不住,联名上书厦门市政府陈情,千呼万呼,政府才让开业。

 

       聂千林说:开门经营不到半年,2020年11月上旬,思明区滨海街道来人告知:民宿所在范围要征收、拆迁,房屋所有人和承租经营者限时到西边社征收点登记,并按厦门市征用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规定进行补偿。聂千林懵了,这才知道这里要拆迁,和房主签合同时,房主也没有告知。

 


西边社拆迁办公室

 

        按照补偿规定,聂千林的安逸香榭民宿只有27万元补偿金,加上电梯、营业执照,总共43万元。聂千林说:我们装修就花了200多万元,这样补偿,我们肯定不同意,因此没有去签搬迁协议。而房主郑迎迎、林兰英签了协议,房屋拆除了一个多月了,至今也没有拿到补偿款。

 

        同在曾厝垵西边社开办民宿的江西老板杨家文说:我经营的轻言美宿是2019年7月开办的,租金每月4.6万元,有33个房间,都是新装修的,花了220多万元,光软装就70多万元,设备高档齐全,政府只给36万元补偿费,我拒绝了签协议。


民宿业主忧心忡忡

 

        拒绝签搬迁协议的还有数家民宿。嗨早民宿老板江文优是厦门本地人,他说,我的嗨早也是新开的,有22个客房,政府只补偿26万元,这样一来,我要损失200多万元。江文优说:经营民宿,投资大,周期长,回本慢,合同一般签十年以上,我们装修经营才一两年,余下的损失问谁要?

 

        聂千林、杨家文、江文优等民宿经营者说:我们在办理营业执照时,没人告诉我们这里要征收拆迁,去公安局办联网时,也没人说这里要拆迁,和街道社区干部一起聊天时,也没有人说拆迁。如果知道要拆迁,我们肯定不会来开民宿的。  拆迁说来就来,给多少人造成重大损失,甚至是倾家荡产!有关部门不要承担责任吗?

 

        思明区滨海街道办事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关于西边社这片土地,早在2007年12月,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便在厦门日报上刋登了拆迁通告。但通告之后,工作一直没有进展,直到2020年底,才重新启动。

 


思明区政府大楼

 

        民宿业主们反问道:拆迁通告距今长达13年,还有效吗?十三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胜利了,厦门的政府官员又在做什么呢?

 

       据了解:此次征收曾厝垵西边社,面积约7.8万平方米,包括这片土地上的房屋及附属物。房屋征收部门是厦门市思明区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组织单位是滨海街道办事处,实施单位为厦门思明土地房屋迁建工程有限公司。

 


多幢民宿被夷为平地

 

        由于补偿太低,聂千林、杨家文、江文优等民宿业主拒签协议,并多次向厦门市有关部门提出要求,评估装修价格,依法进行补偿。但得到的回复是不予受理,如对补偿方案不满,可依法通过司法渠道解决。

 

        2021年1月6日,思明区有关部门向征收拆迁范围内的经营户发出了“停止经营,抓紧搬迁”的通告。1月20日,拆迁范围内的所有民宿被停业。

 

        停业之后,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聂千林、江文优、杨家文一纸诉状,将思明区政府及有关当事人告上了法庭,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

 


漳州市中院受理了民告官案件

 

         思明区区长夏长文在行政答辩状称:根据厦门市相关政策法规,原告无权获得任何与征收拆迁相关的补偿、补助。原告对房屋进行装修及费用无充分的事实依据,其主张拆迁装修补偿亦无法律依据。并称:2002年12月1日之后建造的无合法批建手续的非住房屋,一律强制拆除,不予补助;2003年7月1日后取得工商营业执照的不予补偿;2003年在拆迁公告发布后进行房屋装修的不予补偿。

 


思明区答辩状

 

         对于厦门市2002年、2003年出台的这些政策法规,福建省沐航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兵对它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要求法院予于审查。

 

        同时,福建省某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接受聂千林的委托,对安逸香榭民宿遵照中国有关资产评估的法令、法规和评估准则,遵循独立、客观、公正、科学的原则,进行了全面、认真、细致的评估。至评估基准日,安逸香榭民宿二次装修及电梯评估价值220万元。该评估公司出具了评估报告和评估清单。该公司是国家财政部、中评协备案的专业合法评估公司,房地产评估资质为国家一级。

 

        2021年3月26日上午8时许,上百人浩浩荡荡来到安逸香榭民宿,在未履行强拆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众人将聂千林强行架出民宿,把部分财物搬上汽车拖走,先是打砸玻璃大门,然后指令挖掘机作业,拆毁民宿。民宿内数十万元的的电脑、空调、家具等设备或毁坏,或下落不明。看着自己倾家荡产办起的民宿轰然倒下,聂千林脑海一片空白,万念俱灰!

 


民宿强拆现场

 


拆近人员在搬运家电

 


大量家电设备被运走,下落不明

 

         拆了安逸香榭之后,接着这伙人又将嗨早、轻言美宿等民宿强行拆了。嗨早民宿老板江文优拍下了现场,说:我店里的几十万元的空调等设备被他们拖走了,拖车是私人的,至今没有下落。

 

         聂千林、江文优、杨家文等人已经向厦门市公安局曾厝垵边防派出所递交了《公安查处申请书》,请求公安协助查找。但曾厝垵派出所不予受理,并称可向其他主管部门投诉、报案。

 


公安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

 

         就民宿被拆,记者致电拆迁办工作人员,询问拆迁之前,是否向法院申请过强拆令?是否对民宿内物品财产进行过登记、评估?两位接电话的女同志均不作答复。
组织实施拆迁单位的思明区滨海街道党工委朱副书记则表示:这些问题不要找他,他不会处理。

 

         针对民宿被强拆,江西浩剑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范广龙认为: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强行拆除被征收范围内的房屋,如有相关权利人(承租户)主张权益的话,除征得房东同意之外,还必须征得其他权利人的同意。如未达成拆除搬迁协议,强拆主体应当通过诉讼程序,由人民法院组织拆除,否则就是违法强拆。强拆之前,申请人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但强拆人员对此视若无睹,严重违反拆迁法律程序,强行拆除、毁坏申请人固定资产及财物,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应追究强拆人员的刑事责任,予以严惩。

 

         福建沐航律师事务所陈永兵律师也认为:强拆程序违法,甚至构成犯罪。

 

         据了解:近几年来,厦门市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因为拆迁,多次被“民告官”告上法庭,有损政府公信力。有关资料显示:厦门市营商环境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一位,2020年6月,经中央依法治国委入选为全国第一批法治政府建设示范地区。

 

        关乎拆迁,中纪委指出:征收拆迁中的暴力强拆,已是屡见不鲜。房屋是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根本,只要是合法房屋,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侵犯,即使为了公共利益征拆,也要在合理补偿到位并获得被征收人同意后才能实施拆迁,但实践中,却仍然存在征收补偿没到位前就违法对房屋进行暴力强拆,这无异于滥用公权力强征强占。违法征收拆迁不但要承担赔偿,还可构成犯罪!

 

        民宿被强拆,补偿不合理,背负一身债的聂千林,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压力山大。女儿自幼残疾,长年保守治疗,妻子也外出打工赚钱,补贴家用。父亲在家养鸭,去年也亏损7万多元。身为一家之主的他,如今失业,流落街头,不知希望在哪里?路在何方?

 

         他希望厦门是一个讲法、讲理的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团被立案调查 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释放清晰信号
下一篇:最后一页

频道总排行